恭弥家的小骸

月歌|梦百|fgo|es|独占
泪推 利卡 闪恩 零晃
墙头众多

为他而战

脑洞!脑洞!脑洞而已

源自江苏卫视的《为她而战》(真的超好看!大型撒狗粮现场)


背景就类似拳击挑战时候的那种



一共4对选手,是不是cp都行。


一方坐在前面根据项目的难度下分数,另一方坐在后面等着完成任务就好。当然后面的人可以选择爆灯(爆灯的意思就是把所有剩的积分押上,然后就变成英雄,其他三个人就自动结成英雄,如果输了分就全部输掉,赢了分数翻倍)


我的愿望就是看子异为了坤爆灯!!!!!!



至于项目的话,公主抱深蹲、默契考验、个人solo什么的都可以啊!(反正到最后都是秀一波)


啊还必须要有经典的换搭(老)档(公),也是默契考验。比如一个问题,选到同一个答案的人必须在下一个项目里结成一对。有可能换也有可能不换。


想看1k的心有灵犀



反正这个节目的宗旨就是秀恩爱!(吹一波晋哥哥真的帅)

要是脑洞能拍出来就好了orz

恩奇都的旅行

      叫《恩奇都环游世界》也没有问题啊

      私设人理修复后才开的小恩池子

      有我氪金前的惨痛经历

      有人愿意加个好友吗:iOS 100,100,218,790


       虽然几经艰难,人理修复最终还是完成了。藤丸立香带着玛修和芙芙回到了迦勒底。不管怎么说,拯救人类的任务暂时告一段落。虽然还有很多的后期工作要做,但迦勒底也终于回到了原来热闹的样子。


       终于重新和外界取得了联系,整个迦勒底都受到了新鲜事物的冲击。还没到一天,一款名为《青蛙旅行》的游戏便占领了迦勒底手游下载榜第一。不论是从者还是工作人员,都期待着自家蛙带回来的纪念品和照片。


       当然,也会有例外。


       “养青蛙?本王怎么可能会有这个闲工夫?这种东西,本王才看不上呢!”吉尔伽美什是这么回答的。


       由于玩家是在太多,迦勒底的服务器炸了。好在经过工作人员的紧急抢修,各位勤劳的“仆人”都按时收上了三叶草。不知道是不是工作人员以为整个迦勒底都在玩这个游戏,维护之后吉尔伽美什的手机上也出现了小小的青蛙图标。



        加了一天的班后回到自己的房间,吉尔伽美什拿出了自己的手机,不意外的发现了排在最后的的青蛙图标。


        也不知道是谁的恶作剧。


        吉尔伽美什本想删掉这个游戏,但他犹豫了一会,还是点开了这个图标。毕竟他可是很懂的享受和娱乐的。游戏不大,几十秒就加载完毕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然而这几十秒内,悄悄发生了许多事。游戏的图标也发生了变化。


        吉尔伽美什打开游戏,首先看到的不是长满了三叶草的池塘,而是池塘边上那个小小的熟悉的身影。



        绿色的长发加上白色的长衣,这不就是他的挚友吗!?


        不过是缩小版的。


        吉尔伽美什少有的感到了兴奋。


        “这只恩奇都,给他起个名字吧!”屏幕上这样显示到。


        虽然感到很疑惑,吉尔伽美什还是很快打上了“恩奇都”三个字。


        吉尔伽美什伸出手戳了戳画面中人的脸,没有反应。他不免有些失望。不过能看到这种形态的挚友,也算是一种幸运吧。在系统的指导下,吉尔伽美什顺利的收取了第一池的三叶草,花的一点也不剩。在背包里装上少得可怜的食物。这可不像是王该有的作风。


         五分钟后,系统显示恩奇都已经出发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 吉尔伽美什看着空空的屋子和只剩个位数的三叶草,点开了数字旁边的加号键。几分钟后他满意的看着“999999”的数字。


         虽然是第一次等恩奇都回家,不过其他从者的故事他可是听了不少。库丘林的蛙已经带回了5张相同的照片,冲田小姐也没好到哪里去,她的蛙总是不给她带照片。阿周那和那位法老王则是全迦勒底都羡慕的对象。每天都能收到好几张景区明信片不说,还总能收到四叶草。英灵和英灵之间的差距怎么就那么大呢?


         身为幸运A的从者,吉尔伽美什自然也不怎么担心。


         这可是他的挚友,肯定很快会回来的。



         不久之后吉尔伽美什就收到了第一张明信片。


         背着小草帽的恩奇都站在比他还高的草丛里,抱着刚找到的草莓,正好面对着镜头。


         吉尔伽美什感觉自己血量告急。


         果然,邮箱里静静躺着一颗草莓。当然还有其他特产。当吉尔伽美什得知这些可以喂给来家里做客的动物朋友时,他拒绝这么做。


         笑话,这些是本王的挚友带给本王的特产,岂是这些杂种可以碰的! 


         他仿佛忘记了自己只是在玩一个游戏。



         第二张照片也很快来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 背景是一个温泉。小小的恩奇都头顶着一块叠的四四方方的毛巾,靠在壁上。


         吉尔伽美什仔仔细细将这张照片看了十几遍,确定周围没有其他生物后,满意的将它设为了自己的手机桌面。


         恩奇都的第一次旅行结束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 吉尔伽美什却十分纠结。他既想看看恩奇都在家会做些什么,又希望能赶快收集到更多的明信片。恩奇都就像是知道他心里想的什么,很给面子的在家里休整了一阵再出发。


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大概真的拜幸运A所赐,恩奇都总是能在最短的旅行时间内寄回各种风格的明信片:骑在狼头上搭顺风车,背上还背着满满当当的栗子;蝴蝶带着他飞过一片小水洼,好让他进入森林;在森林里采了一大把白色的花,将它们扎成一束……


          但吉尔伽美什并没有收到这束花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一整天都没有,他有点着急。不过还好有很多其他新鲜的特产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就这样又过了两天,吉尔伽美什的相册已经快满了。还差一张,他已经开始考虑对策了。不过似乎没有这个必要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恩奇都不见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就在迦勒底发来召唤准备完成的消息之后,图标变回了原本的青蛙,游戏里的恩奇都也是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像是卖火柴的小女孩点燃火柴才能看到的幻想,只有手机里保存的照片可以证明这是真实发生过的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整个迦勒底都感觉到了来自吉尔伽美什的低气压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藤丸立香好像知道些什么,却没有解释。他已经为这一天准备了许久,如果攒下的圣晶石不够,他也准备了其他方(氪)案(金)。毕竟他连养青蛙都很非,万一发生意外,让那位王空欢喜一场就惨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  召唤的时刻很快就到来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藤丸立香本着速战速决的心态,加速了召唤的过程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沉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不对,是歪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还好他有备用方案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像是感受到了什么,吉尔伽美什第一次来到了召唤的现场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看到吉尔伽美什,藤丸立香手一抖就把怀里的圣晶石扔进了召唤阵里。他有些懊悔,还没用上最新的玄学呢!


          玄学?才不需要这种东西!吉尔伽美什本身就是最好的圣遗物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“从者Lancer,恩奇都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应您的呼唤启动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希望您能自由地、冷酷无情地使用我,御”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话还没说完,恩奇都就看见一旁盯着他的人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恩奇都当然知道游戏的事,那本来就是他的杰作,游戏里的恩奇都的行为都出自他的想法。变容和气息感知让他有机会早点见到吉尔伽美什。毕竟他也同样渴望着与挚友相见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“好久不见,吉尔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  该做点什么来安抚一下傲娇的王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恩奇都从背后拿出了一个花环,趁吉尔伽美什没注意戴到了他头上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藤丸立香已经悄悄带着其他人离开了召唤阵,毕竟没人想感受恋爱的酸臭味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


          真的见了面,有些话反而说不出口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好在他们还有很长的时间去说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或许他可以讲讲旅行中遇到的故事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作为吉尔伽美什的蛙真惨,他找到老婆就不管儿子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我的蛙也总给我带重复的照片TAT

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时间带不走的

*结尾带上锤基
*金发小姐姐的名字乱起的 Yvonne伊温妮
*由于双十一阻挡了我买的《北欧神话》,有bug的话请谅解



瓦尔基里又一次迎来了那个噩梦。

她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姐妹们被海拉轻易而又无情地斩杀,一个个从空中坠落。她们本是并肩作战的队友,如今却成为了刀剑相向的敌人。女武神们是阿斯加德最英勇善战的英雄,但此时的场景却更像是海拉单方面的虐杀。

这个梦她太熟悉了。

熟悉到她能清楚地说出每一位女武神的动作,也知晓海拉的每一次攻击。海拉过于强大,又过于偏执。这毁了她,也毁灭了这些英勇无畏的战士。

她知道自己在梦中,却无能为力,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心爱的战马,她的好搭档,又一次被击中。她落下去,挣扎着从废墟中爬起来,却无法躲避海拉的下一次攻击。

“3,2,1”瓦尔基里在心中默念。

千钧一发之际,一抹金色出现在眼前。那个她思念了千年的身影,再一次挡在了她面前。瓦尔基里静静凝视着,哪怕下一秒这个身影就会为了救她而被刺穿。

伊温妮,她的恋人。

她用自己最温柔的语调念着这个名字。



这一刻还是到来了。

她的爱人倒下了,又只剩下她一个人了。

只是,在消失之前,她的爱人,好像对她说了什么。

是什么呢?



这个梦总是这样,到一半便戛然而止。瓦尔基里从梦中醒来,习惯性的迎来了宿醉的头疼。她起身整理了一下,便去探望了造成她噩梦的“罪魁祸首”。

洛基被锁在另一个房间里。平时看起来总是一肚子坏水的邪神似乎变得老实了。也许他是以示弱来保护自己。

“看看你干的好事!”女武神不满地盯着洛基。

邪神耸了耸肩,但由于锁链的束缚,这个动作不是很明显。“我只不过是看到了你的记忆,会做梦还是由于你的心里还保留着这段记忆。”

“那你就在这里待着吧!”瓦尔基里转身离开。

到底是什么?恋人离去之前的话像是被薄雾遮挡着,隐隐约约,近在咫尺,却又遥不可及。



一旁的洛基施了个小小的法术。不过瓦尔基里并没有察觉到。

“我只能帮你到这里了,我亲爱的哥哥。”

女武神少有的在白天感到困倦。也许是因为那个梦。她总是放纵自己,累了,那便去休息吧。

又做梦了。

不过看样子是个好梦。

她梦到了与伊温妮的初见,那个美丽而又坚定的身影从此深深烙在她的心里。为了能与她再次相遇,瓦尔基里变的更加努力。

天赋和汗水的混合会产生奇妙的化学反应。瓦尔基里最终在选拔中脱颖而出,如愿以偿的成为了女武神。

她开始有机会接近伊温妮。她们一起训练,一起生活,一起为国王效力。她们的队伍所向披靡,没有人不知道大名鼎鼎的女武神们。

向往逐渐开始变质,最终变成了爱情。她还记得那一天,在花园中看到的场景。金色的头发被随意的扎起,在阳光下没有黯然失色,反而更加耀眼。难得休息的两人约好要一起去给武器做定期保养。因为纠结自己的着装而迟到了几分钟的瓦尔基里,在见到微笑着朝她挥手的伊温妮时,再一次动心了。平日的沉着和冷静在此刻起不到任何作用。

她向伊温妮表白了。

在话说出口的那一刻,她就后悔了。可能连朋友都做不成了。

没有迎来预料中的拒绝,在长久的沉默后她听到了小声的啜泣。她惊讶的抬起头,迎来了一个只有在梦里才出现过的场景。

一个吻加一句“我也爱你”。是她这辈子听过的最动人的话。

作为战士,死亡是个逃不开的话题。作为女武神,她们从不惧怕死亡,为了君主而战死是一种荣耀。两人约定好,不论哪一方先离去,活下来的那个人,一定要好好活下去,带着双倍的忠诚,守护君主,守护阿斯加德的人民。



“活下去!”

瓦尔基里清醒过来。

她终于记起了这句话,这为她千年的逃避划上了句号。

活下去,带着伊温妮的那一份。

阿斯加德是战友们拼死守护的地方,而她的命是用伊温妮的换来的。她却抛弃了阿斯加德的子民,浑浑噩噩的活着。

不过现在不会了。

应该还来的及。

她找到索尔,和他一起对抗海拉。

洛基自然也获得了自由,因为雷神似乎并不想约束他的弟弟。

时隔千年,她再一次穿上曾经的铠甲,放下了高高的马尾,佩上了龙牙剑。那个意气风发、英勇神武的瓦尔基里又回来了。

不需要任何人通报,海拉知晓他们的到来。为了保护阿斯加德的子民,拖住海拉,是他们的唯一目标。



本以为是两人的队伍却忽然增加了一倍。索尔信任他的弟弟(又或许是索尔不想让洛基受到伤害),如同伊温妮信任着她一样。

还有浩克,那个绿色的大个子。第一次见到班纳就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,原来就是那个给她带来了许多乐趣的有些孩子气的家伙。

她不会再退缩。

单凭索尔和她是无法战胜海拉的。在处于下风时,她一次次想到了那场战争,想到了挡在她身前的恋人,又一次次站起来发动攻击。不过这一次,不会重蹈覆辙。


洛基成功的带来了苏尔特尔。他们一起登上了飞船,看着海拉与苏尔特尔的纠缠,看着阿斯加德最终毁于火海。

阿斯加德不是地方,而是人民。

这句话深深印在索尔脑中,也同样被瓦尔基里牢记在心里。她会一直守护着人民,就像伊温妮所希望的那样。

劫后余生的喜悦很快被疲倦冲淡。大家都准备回去休整,以应对接下来可能发生的一切。

洛基就这样悄无声息的出现在索尔的房间里。

简短的对话之后索尔主动上前给了洛基一个拥抱。沉默之后,索尔感受到右眼被身前的人轻轻抚摸着。

“疼吗?”所有人都在为胜利欢呼,却没有人关心失去了右眼的索尔难不难受。

除了洛基。

“没事,这点伤没什么大问题。到是你,没有受伤吧?”阻止了索尔想要替他来个全身检查的冲动,洛基微微踮起脚,亲了亲那受伤的右眼。

“这样就不疼了!”话音未落,便被一个吻堵住了,只剩下轻微的呻吟,在向新的神王发出邀请……



瓦尔基里还是没有戒酒的打算,但她也不再靠酒精来麻痹自己。不论发生什么,她都会守护着阿斯加德的子民,就像伊温妮所希望的那样。

纵使生活中有诸多的不幸,也不要忘记这个世界上总有人还爱着你。时间会带走青春,但带不走羁绊。



谢谢看到这里的你


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

吻痕

小学生文笔
写不出脑洞的万分之一萌orz
希望大家喜欢






“今天的课就上到这里,同学们记得把学过的知识巩固一下。放学后不要在学校逗留太久。”大柴康介双手撑在讲台上,“势多川同学,请你跟来一趟办公室”说完便离开了教室。

“诶?好的康介先生!”势多川愣了一下,和健介说了一下让他们先回去,便走向教师办公室。

“打扰了!”势多川敲了敲了门。“正广,稍微坐一会儿,等我把这些东西整理好,我带你去吃饭。”

“那健介他们怎么办?”势多川不经想起了之前听到的哭诉,之前几天没去康介先生家做饭,之后三人组见到他都像见到了亲人一样。“要不我现在回去,应该来得及的!”势多川说着就要往回赶。

“放心好了,有那个小少爷在,健介才不会饿肚子呢!正广现在应该把注意力都放在我身上啊!”

“康介先生你小声一点啊!这样可能会被人听到的!”

“好好好,都听我们正广的,你在这儿坐一会儿,我马上就好。”势多川坐在大柴康介的座位上,还能闻到淡淡的烟草味。

闲着无聊,势多川坐在椅子上四处张望,教材、教辅、学生的作业,还有一个粉色的信封。少女的颜色配上少女的字体,基本上是情书没跑了。

“情书吗……”势多川小声的说。

“正广你刚刚说了什么,是饿了吗?我们马上就走!”

“没,没什么啦。对了,康介哥怎么突然会想到去外面吃饭?”势多川连忙转移话题。“难,难道是嫌我做的饭不好吃了吗?”

“我的爱妻做的饭可是世界上最好吃的!可正广不觉得我们每天能单独相处的时间太少了吗?在学校里,行为不能太过亲密,回家又有那么多个'电灯泡'打扰,我都好几天没抱你了。”大柴康介说着就往势多川旁边靠过去。“而且你每天都要做那么多人份的量,偶尔放几天假有什么不对的!反正明天是周末,就让我们过几天二人世界吧!”

两人说着走出了办公室。走廊上已经没有看不到同学,不过为了保险起见,势多川还是和大柴康介保持在一个安全距离。一路上,势多川满脑子都是“爱妻”这个词。虽然这不是第一次被这么称呼了,但每次听到都会有点小小的害羞,但更多的是幸福。

不过不小心瞟到的那封信还是令他很在意。虽然在两人交往前他好几次碰见有女生向康介哥表白,但现在他的身份不同了,想法自然也发生了改变。

不过现在显然不是让他胡思乱想的好时间。“正广,我们到了哦!”

下了车就能看到一家西餐厅。“平时都是吃日式料理多,今天我们换一种口味。”大柴康介一手搂上势多川的腰,“走吧。”


点完菜两人进入了师生问答模式。

“正广觉得最近数学的新课如何,有什么难点吗?”

“诶?康介哥上课都有清楚的讲解,没什么问题啊。”

“正广不愧是我的爱妻,最近好多同学都反映新课内容有点难以理解呢!不过这样就不能借口私人辅导跟正广独处了。”

大约是还没有到下班的时间,店内人不算太多,很快就上了头盘和汤。主菜也十分迅速。因为势多川未成年,大柴康介没有选择红酒。一切都在正常的运转。



问题出现在饭后的甜品上。

势多川选择的巧克力蛋糕还没来得及做好,店员上来询问是否要改成其他种类。大柴康介刚好出去接了个电话。势多川翻着菜单,想着把蛋糕换成酒。刚好有一款看起来度数也不是很高,量也不是很多。

“那就改成这一个吧!”势多川指着“Aunt Roberta”的照片。

“我知道了,马上为您去做!请稍等。”也不知道是不是势多川这一头金发的原因让店员忽略了他的年龄。

大概是同事打来电话,时间稍微有一点久。等到大柴康介回到座位上,看到的就是一只满脸通红的正广。

“正广你怎么了,脸这么红,使身体不舒服吗?”大柴康介着急的问道。

“康介哥你回来啦!巧克力蛋糕没有了,我把它换成……”势多川的声音渐渐轻了下去。“你不会怪我吧,康介哥?”最后的尾音都有些颤抖了。大柴康介低下头,看向了桌上的“罪魁祸首”。他当然知道,这是传说中的失身酒。正广应该也是被它的外表欺骗了。“正广真是和gin有缘啊!两次喝醉都是因为它。”。想到上次在酒吧喝醉后正广的表现,大柴康介心中充满了期待。

感觉到自己的衣角被正广攥在手里,大柴康介才从美好的幻想中回过神来。现在要做的是安抚好他的爱人。“正广这么可爱,我怎么会舍得呢?”

话语间他招来了服务员,付了钱后,在势多川耳边轻笑道:“正广能自己走吗,还是要我抱你出去?”


好像没什么反应。

“算了。”大柴康介扶起势多川,慢悠悠地向车走去。

一路上,势多川都处于半昏睡的状态,到家时倒是稍微清醒了点。结果打开车门,还没转身,就被大柴康介一把抱了出去。要是放在平时,势多川肯定会要求下来,以免被健介他们看到,但醉酒的人想不了那么多。

势多川下意识地双手环住大柴康介的脖子,想为他减轻一点负担,这个动作明显取悦了他。

没有敲门,直接掏出钥匙。这个点不会有人在家,应该说到半夜都不一定有人回来。妈妈去和朋友唱歌了,健介和支仓也有二人世界要过,十有八九是回不来的。现在,是属于他和正广的二人时间。



进了房间,顺势带上门,大柴康介将势多川轻轻放在床上,准备去泡杯茶给他醒醒酒。刚想转身,却发现自己的衣角又被势多川拉住了。

“正广乖,松手,我去给你泡茶,马上就回来。”

“康介哥”显然势多川并没有听进去。

突然被用力一拽,大柴康介倒在床上,只感觉到势多川迅速跨坐在他腿上,就那么直勾勾地盯着他看。

难得势多川那么主动。

大柴康介坐起来,稍微挪动了一下,靠在床头,双手环绕住爱人纤细的腰,准备给他一点奖励。谁知刚要行动,势多川就凑了上来。

没有得到预想中的亲吻,脖子上却传来了熟悉的温度。

一连串的吻,又轻又痒,加上呼出的热气,大柴康介险些把持不住。

终于,势多川像是找到了心仪的部位,加大了力度,还不时轻咬一下,留下了一小排牙印。

势多川终于抬起了头,满意的看着他留下的痕迹。

“康介哥,我已经给你盖了章了,你是我的!那些情书的主人,你全都拒绝她们,好不好?”

虽然不清楚所谓的情书是从哪里哪来的,但大柴康介明白他的正广是吃醋了。

“当然,我可是你一个人的英雄啊!”

两人的体位瞬间翻转。

“正广今天这么主动,还吃了醋,真是太可爱了。你给我盖了章,我也要回礼啊!”

势多川只感觉身上一阵凉意,就迎来了爱人的吻,并很快沉溺于其中。
……

第二天一早,两人看着镜子里的吻痕,都发出了感叹。

“康介先生怎么搞出了这么多啊!到时候被人看到就麻烦了!”

“正广盖的章不够深呢,看来以后要多加练习啊!位置也稍稍有些低呢,穿上西装就看不见了。”

势多川的脸又红了。昨晚他开始是有些醉的,但很快就清醒了,所以对自己的行为还是有点数的。

“现在让我们来解决一下正广吃醋的问题吧。正广误会我了哦~那个不是什么情书,是教师节的时候收到的感谢信。”

势多川的脸更红了。

“说起来,正广都没有送我教师节礼物呢!怎么说也是我的第一个教师节,我可是很伤心呢!”

“那,那康介先生想要什么礼物?”

大柴康介突然一把抱起势多川,往床走去。

“那就让正广今天一天都跟我呆在床上吧!顺便我来教你正确的盖章方法!”

势多川的反抗被吻堵住了。



周一的时候,同学和老师们都看到了,大柴康介的脖子上,有一个小小的吻痕。他们看不到的,是势多川身上的,深浅不一的痕迹。



Aunt Roberta看起来真的好无害啊!

果然对眼镜毫无抵抗力!

这个血量很可以